<sub id="ldgyg"></sub>
<noscript id="ldgyg"></noscript><var id="ldgyg"></var>
  1. <form id="ldgyg"></form>
    <form id="ldgyg"><th id="ldgyg"></th></form>
    <form id="ldgyg"></form>

    <var id="ldgyg"><mark id="ldgyg"></mark></var>

    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cns0311@163.com

    追討欠債反遭刑拘,“紙業江湖”的潛規則?

    時間:2022年05月30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處理品”江湖的罪與罰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苑蘇文 實習生/余皓晴

      車理鋒“消失”兩年了。他的妻子離開了家,姐姐車玉珍幫忙照顧兩個孩子。每當孩子們問“爸爸去哪兒了”,車玉珍還沒對孩子們說出真相,談起弟弟她總是哭泣,不愿相信他因涉嫌犯罪正被羈押。

      因涉嫌“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2020年7月,車理鋒被警察從廣東東莞,抓捕至河南開封。他曾是大型跨國紙廠云南紅塔集團下屬珠海華豐紙業有限公司的銷售員,多年前辭職出來“單干”,銷售紙廠的“處理品”。這類商品也被叫做B級品,質量不穩定,但價格比A級品低,主要供給小型工廠,后者以此壓縮成本,生產一些不知名品牌的飲料包裝。

      “有錢人吃好肉,沒錢人吃肥膘!避嚴礓h曾經的“大客戶”任福君對《中國新聞周刊》說。任福軍曾擔任開封譽彩包裝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譽彩公司”)總經理,在2014~2018年間對接車理鋒發來的貨品。

      “這是紙業潛規則!彼f,不同于蒙牛、伊利包裝的高標準,譽彩公司生產的飲料盒“標準不那么高”,下游收貨的也是小飲料廠,但他強調“這些貨仍然是符合出廠標準的”。

      任福君在2017年初離開譽彩公司,他的繼任者李曉晶想法不同。后者拒絕支付車理鋒近500余萬的貨款,理由是貨品質量不好。2019年年底,車理鋒在東莞民事起訴催要貨款,法院尚未宣判時,李曉晶在開封報警,之后車理鋒因涉嫌銷售偽劣產品罪被刑事立案偵查,并在2020年7月被刑事拘留,民事訴訟因此中止。

      開封市禹王臺區檢察院起訴稱,車理鋒“以次充好”,將處理品“冒充A級品”銷售給譽彩公司,涉案金額達760萬。這屬于“金額特別重大”,可判有期徒刑十五年以上或無期徒刑。

      車理鋒的辯護律師余靂認為,此案是因經濟糾紛引發的刑事案件,“處理品”只是質量“不穩定”,并不意味著全部都不合格,而起訴書中涉及的千余噸處理品,絕大多數已售往下游,庫存僅幾十噸,如何判定已銷售產品的質量?成為本案的模糊點。本案的浮現,引發對“行業潛規則”罪與非罪的爭議。

      小工廠的商機

      任福君在河南開封的飲料包裝盒行業浮沉十幾年。2007年,他投資成立了液體食品包裝盒工廠開封譽彩塑膠印制有限公司(這些關聯公司均簡稱為“譽彩公司”),主要生產模仿利樂包裝的紙塑鋁包裝。

      利樂包裝是瑞典利樂公司開發的液體食品包裝,材料包括紙、鋁和塑料,能夠增加牛奶和飲料的保質期。2007年任福君投資建廠時,國內已有許多效仿利樂包裝工藝的紙塑鋁包裝小廠,他們從上游進口食品包裝紙、鋁箔和塑料,產品銷往下游的小飲料廠。

      小廠利薄,為了壓縮成本,任福君尋找更便宜的進貨渠道。他曾到山東兗州和日照咨詢大廠太陽紙業和森博漿紙的代理商,他們都有進便宜貨的渠道。任福君說,這些便宜貨在行業內叫“等外品”、“B級品”或“處理品”,沒能達到正常品質的原因很多,有的是有瑕疵,還有的僅僅是尺寸不達標。

      生產紙塑鋁包裝時,紙在鋁箔之外,用來印刷圖案和保持挺度。任福君說,在大的紙廠,食品用紙的處理品出廠時仍符合衛生標準。他的工廠在進貨時,還會對紙張的光潔度和邊滲水進行檢測,出廠的紙塑鋁包裝也會進行自檢,質量監督局也會抽檢。

      2014年,任福君開始與車理鋒合作。車理鋒曾是珠海華豐紙業有限公司(下稱“華豐紙業”)銷售員,這家公司是大紙廠珠海紅塔仁恒包裝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珠海紅塔”)的全資子公司。車理鋒從華豐紙業出來“單干”后,在東莞注冊了廣東薪諾紙業有限公司(下稱“薪諾公司”)等幾家公司,這些公司作為經銷商,從華豐紙業購買“紅塔紙”(即紅塔集團下屬珠海華豐紙業有限公司生產的紙張),再向下游工廠銷售。

      任福君說,他向車理鋒購買B級品是商定好的,“A級品液體食品包裝紙價格在8000元左右每噸,而B級品只需要7000元左右,能便宜1000元!彼赋,國內液包紙圈子不大,上游生產原紙的只有太陽紙業、森博漿紙和珠海紅塔等三四家大廠,下游則是包括譽彩公司在內的三四十家紙塑鋁包裝盒廠家,紙張價格透明,為了壓縮成本,選擇B級品、處理品的小工廠并不少。

      珠海華豐紙業的一名前員工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車理鋒拿貨的“處理品”,有的會在合同中寫明叫“食品液包紙”。如果標注“利樂退貨”,則是正品利樂包裝工廠退回的紙張,由于利樂工廠的標準高于國家標準,這類貨物可能在細微指標上無法滿足利樂標準,但仍可滿足國標,但由于被退貨,這類商品也會作為“處理品”往外銷售,價格并不低。另外,一些處理品外售時降級命名為“白面涂布?垺,則是紅塔工廠生產液體包裝紙時所產生的“過渡紙”或“套切紙”。

      任福君說,過渡紙產生于工廠機器轉換刻度時產生的克重不穩定的紙,“比如正在生產200克/平方米的紙,要調成210克/平方米的規格,刻度間過渡的時候會產生205、208克/平方米的紙,這些紙就叫過渡紙!蹦敲催^渡紙能不能用?盡管任福君認為可以接受,但上述珠海華豐紙業的前員工認為,過渡紙產出過程中,有可能沒有添加相關的化工原料,工藝也未達標,可能“質量不穩定”。

      而套切紙是A級品的邊角料,質量穩定得多!坝械募垙S造紙機的幅面是一米五,而成品的幅面是一米,多出的50厘米就是套切紙!比胃>J為,這些“都是很好的東西,扔了也浪費了”。他打比方說:“老百姓家里做條褲子,邊角料拼起來做個布兜,就是一樣的道理!

      從貨款糾紛到刑事立案

      2017年初,任福君離開了譽彩公司,李曉晶作為繼任者擔任總經理,對接采購。車理鋒公司前員工趙樂(化名)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從2017年6月開始,李曉晶就口頭以“公司資金有困難”為由,要求賒賬,到了2018年9月譽彩公司拖欠的貨款已累計540萬元。記者從李曉晶一方也獲悉,譽彩公司至今未支付車理鋒2017-2018年度的貨款。

      當車理鋒催要貨款,李曉晶指出貨品有質量問題。2018年10月24日,李曉晶從庫存的白面涂布?堉腥〉4個樣本,送往通標標準技術服務公司順德分公司(SGS)進行檢測,按照食品液包紙國家推薦標準,4個樣本中僅有兩個達標,合格率為50%。但車理鋒并不認可這個檢測結果。趙樂指出,取樣和送檢過程中沒有經過雙方的見證,“到底這4個樣本是如何取樣的?如何保存?是否密封?我們都不知道!

      質量產生糾紛后,車理鋒一度暫停發貨。趙樂說,到了2019年9月底,車理鋒再度與譽彩公司進行談判,雙方敲定在半年之內結清貨款,同時繼續供貨!澳谴握勍贶嚴礓h很開心,認為這批貨款終于有著落了!彼鍪镜墓緝炔康陌l貨單顯示,時隔幾個月后,車理鋒又向譽彩公司發了一批貨,但貨物送去開封十多天后,譽彩公司仍然要求退貨。

      有銀行轉賬記錄顯示,在2019年底至2020年追討欠款的民事訴訟開庭前,車理鋒的公司收到部分來自譽彩公司的轉賬,轉賬額度每次均為10萬或20萬。

      趙樂說,作為經銷商,車理鋒許多貨物訂單都直接從紙廠發貨,而他們發現,就在車理鋒被譽彩公司退貨的那段時間,華豐紙業內部人員提供的出貨記錄單顯示,譽彩公司又通過昆山的經銷商訂了同樣的“處理品”,即白面涂布?。得知譽彩公司更換經銷商,車理鋒認為“對方明顯想要抵賴”。于是在2019年12月,車理鋒在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起訴譽彩公司要求還款。此后法院依法保全,凍結了譽彩公司和相關人員財產。

      貨款糾紛的民事案件定于2020年4月14日開庭。在此之前的4月9日,李曉晶代表譽彩公司前往開封市公安局禹王臺分局南郊派出所,舉報車理鋒生產、銷售偽劣產品,在幾天后東莞的民事法庭上,譽彩公司方將公安的受案回執、第三方檢測報告等材料提交至東莞人民法院,稱此案涉及刑事案件,公安部門已經受理。

      此后,車理鋒聘請律師前往開封,對公安部門出具了法律意見書。趙樂回憶,律師與公安溝通時,強調了此案與五百多萬元貨款的糾紛有關,另外譽彩公司投訴的貨物是在2018年發送的,當時已經大部分制作成成品銷往下游,到了2020年4月份才報案并不合理。

      “車理鋒發給譽彩公司的貨總共起碼有2000多噸,根據譽彩公司的反饋,他們倉庫里保存的客戶因質量問題退貨的有20噸左右,只占總數的1%左右!壁w樂透露,公安部門經初查,認為不構成犯罪,并未立案。

      但檢察院對此案持有不同的觀點。2020年6月18日,開封市禹王臺區人民檢察院向公安出具《要求說明不立案理由通知書》,次日公安向檢察院回復了《不立案理由說明書》,但在2020年6月23日,上述檢察院向公安機關出具通知書,認為“涉案人員車理鋒涉嫌銷售偽劣產品”,通知公安局立案,于是同日開封市公安局禹王臺分局出具《立案決定書》。

      立案當天,公安部門向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確認此案涉嫌刑事犯罪,正在立案偵查,將要宣判的貨款糾紛民事案件因此中止。

      “偽劣產品”爭議

      檢察院起訴書指控,車理鋒冒充珠海華豐紙業銷售經理身份,向譽彩公司謊稱其所控制的公司是云南紅塔集團下屬珠海華豐紙業有限公司辦事處,偽造華豐紙業合同、公章和質檢章,安排員工偽造標簽和質檢報告,以次充好,將紅塔集團處理品作為A級液體食品包裝紙銷售給譽彩公司,從2017年6月至2018年8月總計銷售超過1000噸,銷售金額769.8萬元。

      若檢察院指控成立,根據《刑法》中對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的量刑標準,銷售金額二百萬元以上的,當處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記者獲悉,對車理鋒“造假”的指控,主要來自于報案人李曉晶的言辭。李曉晶報案時稱,2019年底,紅塔集團有人走訪譽彩公司,對方稱車理鋒在2014年就從紅塔下屬華豐紙業離職,不再是紅塔集團工作人員,但是車理鋒此前告訴他“薪諾公司”是紅塔集團的供貨辦事處,車理鋒還曾與紅塔集團的高管一同拜訪他的公司,因此他認為車理鋒是假冒紅塔公司員工與他接洽。

      但任福君否認車理鋒曾經偽造身份,“我們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我只看貨是不是便宜好用!绷硪晃恢形鞑康貐^飲料包裝盒工廠的負責人對記者回憶,因為貨是能用的,他也對車理鋒的身份并未深究。

      對于是否“以次充好”,也存在爭議。任福君強調,商品真正的品質已經體現在較低的價格上。一份在2017年9月份的合同顯示,車理鋒的薪諾公司與譽彩公司簽訂的銷售合同,合同中商品名稱為本色食品包裝紙,等級為A級,每噸價格有的是6300元,有的是7050元。趙樂說,本色食品包裝紙是食品液包紙的另一個名稱,但紅塔工廠當時出廠的A級包裝紙價格,每噸在7000~7800元!败嚴礓h和譽彩合同里約定的A級,并不代表紅塔工廠的A級,雙方都心知肚明!彼f。

      車理鋒的辯護律師余靂說,本案究其根本,在于車理鋒銷售的“處理品”究竟是不是偽劣品,能否用來生產液體食品包裝品。由于食品液包紙目前只有國家推薦標準,并沒有強制標準,對這些“處理品”的界定,目前仍存模糊地帶。

      確定一批處理品是否合格,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來料質檢。2020年5月7日,公安部門尚未決定立案時,開封市公安局禹王臺分局曾從譽彩調取11份紙樣,聘請國家紙制品質量監督檢測中心(廣東省東莞市質量監督檢測中心)進行檢測,其中有4份檢測不合格。不合格的指標分別是邊滲水和內結合強度。但車理鋒最后一次向譽彩公司發貨是在2018年,當時交易合同中規定保質期是六個月,因此抽檢的是一批過期的產品。

      “抽檢過期產品對產品本身是不公平的!币幻麌逸p工業紙張質量監督檢測站的專家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內結合強度是紙張的功能性指標,而邊滲水的檢測則是考驗紙張的漿內施膠工藝,如果紙張存放時間過長,這兩項指標都會有相應的退化。

      這位專家時常處理紙張質量問題的糾紛,他說,如果下游加工廠對紙張質量不認可,通常會在收到紙之后立刻進行來料質檢,再去反饋問題,如果紙張已經加工過了,當產品出現問題,就很難確定因果關系。

      三次補充證據

      作為曾經的譽彩公司總經理,任福君認為,如今的譽彩公司在將車理鋒供應的貨物基本消化完后,再反過來指責質量問題,有違做生意的誠信!澳闳ゲ蛷d吃飯,把菜都吃完了,為了不給人家錢楞說菜有問題,有這樣的道理嗎?如果車理鋒的貨質量不好,我們制作了產品銷售出去,那下游的工廠不鬧翻天了?”

      車理鋒還將紅塔工廠的貨物銷往全國幾十家飲料工廠,其中不乏一些知名企業。在安徽,一家與譽彩公司類似規模工廠的總經理說,他與車理鋒合作四年,進購較便宜的“處理品”生產飲料盒,但產品質量基本都能達標。

      車玉珍還記得,2020年7月17日,開封市公安局禹王臺分局南郊派出的辦案人員奔赴千里到車理鋒的公司,“車理鋒積極協助,配合辦案”。此后幾天,公安給車理鋒做了筆錄,帶走一些交易記錄資料。7月24日,公安將車理鋒刑拘帶走,并帶走他公司的一臺主機和私人筆記本電腦。2021年元旦前后,車理鋒的兩名員工也被開封公安帶走。

      至今,車理鋒已被羈押近兩年,案件的一審程序仍然沒有走完。經檢察院兩次退回補充偵查,2021年6月29日,開封禹王臺區人民檢察院向該區人民法院正式起訴車理鋒和兩名員工“銷售偽劣產品罪”。2022年1月13日,檢察院提出本案需要補充證據,申請法院延期審理。2022年3月14日,法院裁定,因“不能抗拒的疫情原因”,本案中止審理。

      金澤剛曾在司法系統工作多年,如今他是同濟大學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根據《刑事訴訟法》,退回補充偵查的次數最多是兩次,“在司法實踐中,如果一個案子經歷兩次退回補充偵查,往往是因為證據比較薄弱!

      對于車理鋒案,他留意到,兩次退回補充偵查后,檢察院還是起訴到了法院,但起訴后再度提出案件還需要補充證據,“這很可能說明,辦案人員依然認為該案證明有罪的證據不扎實,心里不是很有底。也就是說達不到證據確實充分的標準!

      金澤剛指出,對于這種經濟糾紛引起的刑事案件,特別是因為被催債后報案,進而從民事轉向刑事的,司法機關要充分考慮欠債方的報案動機,在處理過程中應該格外慎重。

      5月16日,記者致電李曉晶,提起車理鋒案的進展情況,他回答:“現在公安機關正在弄!碑敱粏柤败嚴礓h所供貨品質量究竟如何,李曉晶嘆了口氣說:“我不方便跟你說!敝,他掛斷了電話。

      《中國新聞周刊》2022年第19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郝燁】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国产无遮挡裸体免费直播,狠狠躁夜夜躁人人爽天天,欧美贵妇videos办公室高跟鞋